许晨阳:数学带给我的快乐是其他东西取代不了的

  •   爱因斯坦说过,基础数学的本质是逻辑的诗篇。大学教授许晨阳昨晚在获颁未来科学大数学和计算机时的感言,就像是一首散文诗。这位“80后”数学家,用富有的语言,动情地讲述了他挚爱的数学。

      数学是科学的皇冠。今天无论手机信号的传递,医疗成像的分析,还是对时空规律的认识,都以数学发展为其先声。“数学某种意义上就是描述这个世界的语言,并不是我们创造了这种语言,它本来就在那里,是我们发现了它。”许晨阳显然对这种“语言”情有独钟,而更吸引他投身数学研究的是其所蕴含的简洁、优雅和浑然天成的美感。逻辑和诗,是数学最重要的两个特质,也是每个数学家的追求。

      “能够成为一个数学家总是令我心存感激。”在许晨阳看来,数学家是扩充人类认知边界的英雄。高斯对二次互反率的证明,伽罗瓦对群和方程的联系,黎曼写出让人着迷的zeta函数,格罗滕迪克在仿佛的地方建成代数几何的万丈高楼。“用希尔伯特的话来说,我们数学家相信,人类必须知道,人类终将知道。”

      许晨阳被同事们为“特别像一位数学家”。在他的办公桌上,摆放着20世纪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格罗滕迪克的照片,一抬眼就能看得见。

      “驱动我们前进的不仅是征服未知的渴望,也有创造过程中震撼我们的逻辑与诗之美。”

      正是在这样的驱动下,数学家专注而又,充满古典主义式的浪漫情怀。许晨阳读过一本数学家的自传,书里说,对于一个好的数学家来说,无论他有什么样的家庭、和业余爱好,内心深处最重要的部分毫无疑问是数学。对此,许晨阳深以为然。

      “我有时白天在家睡觉,晚上去办公室工作,这样一天也见不到几个人,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。”在他看来,沉浸在数学研究中的数学家,只需要服从数学世界的客观。就像格罗滕迪克所说,“构成一个研究者创造力和想象力品质的东西,是他们聆听事情内部声音的能力”。这里没有等级高下,没有阶层之分,在对未知的探索前人人平等,每个人都拥有绝对的。他特别享受那种超越现实生活,去聆听和发界运行规律的时刻。“数学带给我的快乐,是其他东西取代不了的。”

      很多人对于许晨阳研究的双有理代数几何,可能比较陌生。代数几何从上个世纪中期,就是数学非常核心的一个方向,而双有理几何又是代数几何里一个比较核心的方向。

      当数学家将代数解决问题的能力应用到几何学的形状与空间中时,他们称之为代数几何。代数几何试图理解不同方程式的解中根本的相似点。但是当方程式变得复杂时,形状便不限于二维甚至三维。“我喜欢人们使用它的方式。非常简洁。虽然代数的语言是抽象的,但是人们研究的是具体的几何对象。”要理解弦理论的度,双有理代数几何至关重要,它在机器人学和编码中也有实际应用价值。

      许晨阳上中学时就已数学,还试图去解过费马大。1999年他上了大学,回头看中学里学的数学很精致,就像一个小池塘。而走进数学深处,有人类几千年文明的传承在里面,就像大海一样。“我就像一个从未看过大海的孩子,觉得特别兴奋。”如今,他每天和数学打交道,不忘提醒自己,要跳出舒适区,去做一些有挑战的事情。

      “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得未来科学大,做数学的人,一般不太会考虑得什么。” 许晨阳坦言,过去的生活半径几乎不出北大,也很少和人接触,如今走在校园里被人认出,感觉压力很大。